#坐标济南#努力当个有趣的灵魂#爱自己#
#抽烟酗酒烫头#
#为了喜欢的人,要变得更优秀#
 
 

【百万】夏末秋初

没什么特别的设定 他们还是他们,故事是我的。

想写一个温暖的白老师照进万万内心的故事,也想把自己的小阴暗小想法塞进去。希望你能喜欢。

RPS不上升真人

 

(1)

 

2017年9月的第一天,北京的天气开始转凉了。

凌晨四点,白曜隆牵着王昊的手走在从五月开始走了无数遍的街上。

王昊有些低落的搓着白曜隆修长的手指,他说:“老白啊,夏天结束了。”然后他一抬头撞进了白曜隆结束的胸膛里,被紧紧的抱住。

王昊那天戴着开场前从白曜隆脖子上交换过来的红花会项链,唱了那首《他》。结束以后穿着白曜隆第一次送他的外套。仿佛无声的告白。

 

白曜隆第一次见到王昊的时候在红花会工作室的角落,作为新人的他被李京泽带着,到处跟人说嘿我徒弟,以后跟咱混了。王昊从脑子和口罩的缝隙里看了一眼,就一眼又低下了头。

王昊知道他们是完全不同的人,他对生活和没必要接触的人始终保持着淡淡的距离感,糟成一团的作息和身体他也满不在乎,更别提和这样笑的一脸油腻又灿烂的人做朋友了。

白曜隆是个被热闹又灿烂的人生包围着的人,仿佛一个不知人间疾苦的小少爷,事实上他就是。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熟悉起来的呢?

大概是每个写个改词录音喝酒到后半夜的日子里,贝贝总是嚷着让白曜隆顺路送王昊回家,也不管这个顺路要绕过这个城市的大半圈。

李京泽对王昊的感情就像是被自己领回家的流浪猫,被抛弃过就总是更没安全感,没办法熟到能趴在腿上翻过肚子来撒娇但也认真的照顾着,整个红花会都被带进了这样的气氛里,一屋子人天南地北的都被带出了东北腔还是乐此不疲,几个大老爷们吃饭喝酒就他一个喝椰汁也总有人记着冬天热夏天凉。王昊看在眼里也更努力的唱歌写歌想要报答大家,演出始终三句话不离红花会,害怕辜负了大家的一片心意,可是始终有些压抑自闭不敢把自己内心的小阴暗和压力释放出来。李京泽赌了一把他觉得白曜隆能像太阳一样照进王昊心里,他信任这个徒弟更在乎这个兄弟。

起初是师傅的话就是圣旨,尽职尽责的给人送到,只是每次到了街口王昊就匆匆告别下车,瘦瘦的身影很快消失在了西安城的夜色中。慢慢的白曜隆会在忙到没吃完饭的时候主动提出一起吃个宵夜,王昊也欣然接受。告别的话也从哥,明天工作室见。变成了万万,晚安明天我来接你吧。对尾音带着小波浪的那种。

王昊,偶尔会被这个孩子逗笑,就是那种低下头偷偷的笑,偶尔被白曜隆看见一米八几的大小伙子一瞬间笑的像地主家的傻儿子。

一起出远门演出过几次,王昊竟然开始主动提出和白曜隆一间,李京泽吓到了,弹壳也吓得不行。就连当事人白曜隆也吓了一跳,只有王昊自己整了整帽子跟着白曜隆回了房间。

改变就是从这样的瞬间开始的。

从夏天逐渐转凉的时候王昊会接受白曜隆停下车再送自己往里走几步,学会了在大家一起的饭局上嘻嘻哈哈的插科打诨,偶尔状态不好在台上出了错也知道了不用下了台诚惶诚恐的道歉。潜移默化的学会了接受。

 =======================================

应该是还没嗑过比百万更甜的了,不管怎么说希望为喜欢的cp留下点什么。

几周里看了很多万总battle的视频,我承认这是我喜欢的东西,我喜欢这些有点脏的又带着好听的旋律的歌也喜欢这个在台上狂到目中无人下了台却那么羞涩又诚恳的少年。

希望这个走过了最难的那段路的孩子能得到更多更多的爱,这个世界能对他多一点善意。希望以后的路再难两位都能支持彼此

很遗憾以前不懂,错过了很多,以后希望能陪红花会走的更远,摩登天空也是我很喜欢的厂牌。

不管别人怎么说,我喜欢就是喜欢。

也爱你们。

想跟你们聊天!

 

既然是rapper,那我们演出现场见!


04 Sep 2017
 
评论
 
热度(11)
© 致你喜欢的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