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标济南#努力当个有趣的灵魂#爱自己#
#抽烟酗酒烫头#
#为了喜欢的人,要变得更优秀#
 
 

【百万】夏末秋初(3)

(3) 

李京泽说  六压神技失传又怎么了?我兄弟有人照顾有人爱就行了,还有谁说爸爸辫子丑??


DP站在路边抽了口烟,又掐灭,突然就笑了,李京泽啊,李京泽,这一把还真让你赌着了。

白曜隆在电话那头絮絮叨叨的一会哥我喜欢他,是真喜欢、一会又哥我咋办嘛,急得在阳台直转圈。

“白啊,你知道贝贝为啥让你跟老万玩么?”

“为啥?”

“王昊以前在东北,过的挺不好的被排斥没钱没啥朋友,听说还被人背后捅过刀子老刘和丁总都觉得老万是个好孩子去年比赛以后就带着他入伙了,有梦想有抱负的孩子总得有口饭吃。这孩子以前被伤的挺深的不怎么跟人相处,老贝总觉得你能带的动他,你小子真行啊。”

“哥,谢谢你们,万万他值得我喜欢”

“行了,说说吧怎么说起这个事了”

“万万生病了,好像挺严重的,刚才睡之前他问我喜欢他么”白曜隆喝了口酒团成了个糯米团子蹲在墙角。

“这是个好事啊,睡醒了你好好跟人说说就是了。”

“嗯,哥你说的对,不能怂。”

“白啊,王昊这孩子愿意跟你亲近不容易,你好好对人家,”DP站起来拍了拍身上土又说“你跟老万说那个歌不急先好好休息”

“嗯哥,一定的”

白曜隆挂了DP的电话,靠着阳台的栏杆看着床上缩成一团的王昊,心就像是被攥紧了一样酸麻酸麻的疼。闷头喝了最后一口酒轻手轻脚的走进房间简单洗了个澡在王昊身边坐下。

王昊睡得并不安稳,梦里他一会在一场场比赛中被对手羞辱,一会又回到了冰天雪地的哈尔滨,午夜的街头寒风刺骨,梦想,音乐,家庭,背负着的一切让他喘不上气。

白曜隆见王昊抖得厉害,干脆也躺到了床上,借着体型差把人直接圈进怀里轻轻的拍着王昊的后背,让人慢慢放松下来。

梦里的王昊吹着冷风,突然被向他飞奔来的美妞扑倒,可一下子又变成了被白曜隆抱着。

王昊安心的靠在了白曜隆胸口找了一个舒服的位置结束了这段不安的梦境。

 

第二天一早,白曜隆靠着早睡早起的好喜欢先醒了过来,看王昊还睡得沉就放心的洗了把脸下楼买早饭去了。从衣柜里拿了一件王昊的T恤,在他穿衣还有四季的时候的短袖,穿在王昊身上大很多,白曜隆穿着就正好,面料一般更说不上什么牌子,可是想到是王昊的衣服白曜隆还是觉得甜甜的。

他第一次体会到了老爸加班到晚上八点也要回家跟妈妈一起吃晚饭的那种甜,从现在安稳优渥的环境中长大的小白龙第一次在平凡的生活中找到了自己的小幸福。

白曜隆拎着早饭和青菜回家的时候王昊已经醒了一会,坐在床上呆呆的盯着正前方,他脑子里像过电影一样过着前一夜的画面。

完了完了完了,生病真是耽误事啊,怎么没忍住什么都说了。

大概是白曜隆结实温暖的怀抱给了他可以依靠的错觉,又或是低沉的嗓音给他也久违的安全感,平日里小心的藏着从不表现出来的脆弱和小心思一股脑全扯开给白曜隆看见了,还他妈你喜欢我么?完了人都给吓跑了。

轻轻摸着另一边沉下去枕头,似乎还带着一丝白曜隆的温度。

白曜隆回来的时候看着王昊空洞的眼神心又止不住疼了起来,“万万我在呢,你感觉好点了么?”白曜隆安置好早饭就马上回到床边把王昊圈进怀里,轻声安慰着。

“老白啊,哥昨晚上烧糊涂了说了啥你别往心里去啊。”王昊不明白这人不是走了么,怎么又回来了。走就走了呗一个人又不是不能活。

“不行,万万你昨天问我喜不喜欢你,我还没回答呢。”白曜隆乖巧的把头靠在王昊肩上把整个人都揽进自己怀里“我喜欢你,万万我想跟你谈恋爱。”

“行,咱不带反悔的”


说到赌博,李京泽的一生在白曜隆身上赌了两次。一次一败涂地,一次大获全胜。

第一次,刘嘉裕带着白曜隆凑到他身边说,老贝啊,这是DP他表弟,贼好的苗子你带带呗。
后来师傅也喊了,贝爸爸也叫了,李京泽诚心想着把这一身押韵神技教给白曜隆,battle之王的称号也能传承下去,结果白曜隆是脏话都很少说的乖宝宝。

第二次,李京泽发现王昊跟白曜隆在一起舒服又放松,就强推了一把感情线,指望着白曜隆这颗小太阳能温暖王昊自己把自己封闭起的内心。
后来看见两个人带着同款首饰穿着同款的衣服一起进出工作室,休息的时候从不跟人过分近亲的王昊恨不得挂在白曜隆身上,李京泽知道这把自己赌赢了。
他在乎这个徒弟,更在乎这个自己从泥潭里硬拖出来的兄弟,他们得跟红花会一起走更远的路。


18 Sep 2017
 
评论
 
热度(11)
© 致你喜欢的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