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标济南#努力当个有趣的灵魂#爱自己#
#抽烟酗酒烫头#
#为了喜欢的人,要变得更优秀#
 
 

【黑花】 什么是家呢?

一个十几岁的时候写的脑洞,最后也没写完。

黑瞎子x谢雨臣

写在盗八后没有藏海花、没有沙海、没有重启的年代。

————————————————————————

      解雨臣在那次以后受伤失忆,辗转来到一座小城市养伤后来他忘了过去的所有事,索性留下来在这里的一个中学教书。

      黑瞎给他留下了很多琐碎的信息,普通的家庭,幸福的童年,不错的大学生活艺术学院毕业学的是戏曲表演。后来父母意外去世就跟其他亲戚也逐渐断了联系。简单的有些平淡,幸福的童年简单的长大,有困苦也不怎么难熬。这是他想给他的最好的普通的一生。

      相知相遇的过程比想象的要顺利,现在的解雨臣如同无害的小动物简单善良,“我有个朋友跟你很像”这样的俗套桥段总是百试不厌。

      两个人在屋檐下躲雨,牵手在黄昏的菜场买菜回家做晚饭,宿醉后匆忙穿衣赶去上班还来得及给对方一个早安吻。

      平淡又温馨的日常生活。

一点片段:

  ‘下过雨的傍晚解雨臣窝在沙发和茶几的空隙中间翻着一本《中国戏曲学概论》还是《民族音乐学概论》的瞎子看不懂的书,他有些僵硬的坐在沙发上看着解雨臣读书,为了让解雨臣的头能舒服得靠在自己腿上。

     他们总是喝葡萄酒,解雨臣不喜欢白酒的味道浓重又刺鼻,兴许是从前应酬和下地的时候喝了太多。‘喝酒这种事有爱人在身边才叫消遣',瞎子这样说到。谢雨臣一度很喜欢雷司令甜白,瞎子没告诉过他那种葡萄很像自己,在德国生长但遇到变故后来并不那么舒适了,换了一个环境适应的还不错。味道清甜又复杂。

   “对了你还没告诉过我那个像我的朋友后来怎么了”解雨臣大概是看完了一章把书合上随手搁在茶几上翻身靠在瞎子身上一口喝光了杯子里的酒。

   “就意外死了”瞎子拿起酒瓶又倒了一杯拿木塞把瓶口再封好决定今天喝完这些就去睡觉。明天下午解雨臣要带一个学校的合唱比赛小崽子们可不是那么好伺候的

  “哦,哎你说你也不上班靠什么过日子啊,老子可不打算养你”

  “也没什么说来惭愧,我来之前把北京的院子卖了。”

    小镇的初秋不像北京那样雾霾深重,空气清冷干燥,一间小小的屋子一张温暖的床和仿佛上辈子就在一起生活的恋人足够了。’

 

那是我十几岁的时候的脑洞,后来再也没有后来了。

以前写故事只想着爱就够了,后来长大成为了一个沉默自闭的大人不被爱的,逐渐开始计较故事里的人物相处逻辑顺序甚至利益关系。就再也写不出单纯的温馨的故事了。

人啊,在被爱着的时候什么都敢想的。

 

 


01 Nov 2018
 
评论
 
热度(15)
© 致你喜欢的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