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标济南#努力当个有趣的灵魂#爱自己#
#抽烟酗酒烫头#
#为了喜欢的人,要变得更优秀#
 
 

【池陆】悬崖

【池震X陆离】 悬崖

 

陆离兼任副局,池震警局顾问。

我不管反正池震跟陆离都好好的。结局跟我没关系,同人必须甜。

 

爱情就是让人站毫无防备的站在悬崖边,却始终相信牵着你的手的那个人会紧紧的握住你的手保护你。

小陆警官正在学习怎么去爱。

 

陆离从一诺生日以后突然开始跟池震闹脾气了,小朋友和学生放了暑假可是罪犯永远不会,池震觉得陆离最近不对劲,自从把母亲和一诺送回老家以后陆离话越来越少,从工作时挨骂吃瘪都好说,这回了家陆离就一头扎在卧室闷头看书话也不说问题很大啊。

池震第三次在垃圾桶里发现陆离号称自己吃过了的黄色药片时跟陆离大吵了一架吵。

“拜托,阿离你不是答应妈妈会好好吃药的么?”池震忍无可忍掰过陆离的肩膀让他面对自己。

“都说了我吃过了,干嘛啊。”陆离却像根本不关他的事一样无所谓的垂着眼眼神淡然又迷离。

“陆离你都这么大了,诺一样吃药都不会闹脾气。”

“好好说话啊,提一诺干嘛”陆离像是被按倒了软肋一样突然甩开池震的手把人掀翻在地上。陆离摔门离开了卧室,池震躺在冰凉的地板上似乎能听到陆离给自己倒了杯水,似乎是碰翻了水池边的碗筷又手忙脚乱的收拾了一下。

折腾了一阵子,厨房里的声音停了。陆离推开房间的门有些愧疚的跟池震倒了欠。“对不起,那个你休息吧,我今晚睡书房。”

这件事第二天就翻篇了,谁也没再提。只不过从那以后只要池震想着就一定要亲眼看着陆离乖乖把药吃下去。


“阿离,乖吃药了。”池震站在门口反复深呼吸以后推开房间的门温柔的尽可能压低声音的哄陆离吃药。

 “不吃啊”陆离坐在卧室的沙发上没有动作,从送走母亲之前陆离的情绪就一直冷淡,池震期初以为是为了母亲和一诺不在身边焦虑也就没放在心上,毕竟在警局大家都受惯了不会耽误工作,只不过是鸡蛋仔切断审讯室监控的次数变得有点多罢了。

空气一瞬间凝固在当下,陆离站起身想说点什么张了张嘴又什么都没说出口摔门离开了房间。池震还楞在原地看着被扔在垃圾桶里白色的药片被水逐渐融化。陆离最近直线下降的情绪必然是有理由不过陆离不愿提,池震也就不追问这可能是情侣之间的默契吧。只是池震觉得既然相爱就应该全然信任相互关心不过是再平常不过的事可是陆离缺总有意无意的抗拒着池震的关心于是一整个晚上隔着房间的门两个人相对,无眠。

凌晨五点半池震在书房,陆离在客厅的沙发上同时接到警局的电话。年轻的母亲四个小时之前报警在回家的路上女儿失踪,最开始是由片区公安立案寻找,刚刚那接到劫匪的电话根据定位找到了被拐女孩的位置由于绑匪手里有枪有关系到女孩的生命案件由桦城刑侦局全面接手。


“走么?”

“走吧”

黑眼圈极重的陆队披上外衣目光对上同样打不起精神的池震一瞬间从吵架闹别扭的小情侣变成无所不能的桦城刑警。池震的跑车在深夜的桦城一路狂奔,手机里是鸡蛋仔简单介绍着现场情况。

“这一家人呢父亲是跨国公司的高管,妈妈是家庭主妇,太着急昏倒已经送去医院了。昨天妈妈带孩子回姥姥家晚上回来开车的时候先从后备箱里拿东西车门开着一扭头女儿就被人抱走了,女孩6岁不到还没上小学跟一诺差不多。”陆离听到这明显眼神愣住了但也只是一瞬间,池震腾出一只手握住陆离的手给了他一个别怕的眼神。

”继续说,现场什么情况“陆离做了几个深呼吸从池震手里抽出了自己的手给自己点了根烟。

”现场已经被包围了,在小印度的烂尾楼三层,狙击手已经就位,孩子母亲状态不太好。“

”行了,我们马上到,家人联系上了么?“

”联系不上孩子父亲,但是绑匪唯一的条件是要见孩子爸爸。“

”行,我们到了。“池震停下车掐断电话拍了拍陆离的肩,从副驾驶的手盒里拿出自己的手枪和陆离一起朝那栋烂尾楼走去。

其实知道案发地的时候池震就想过干脆劝陆离别去了以陆离现在的精神状态不适合来这种会刺激他回忆的地方,不过让陆离不工作怕是跟让他死没什么区别还得是先一枪毙了自己那种。     

“离,深呼吸”池震帮陆离整了整外衣的衣领两个人同时给手枪上膛走向那栋被警车包围的烂尾楼。

 

陆离站警局队伍的最前方仰起头看向三楼的露台,日出的太阳刺中了陆离的神经,恍惚间在光晕里他听到开枪的声音,看到鲜红的还带着温度的血液从楚刀身体里流出来怎么都堵不住一直淌到他脚下。

“陆离,陆离人质意识不清一直在挣扎很容易激怒绑匪,陆离你愣什么呢?”池震温暖的声音从耳机里传了出来击在陆离心上一字一字的把陆离从冰冷的回忆里拉了出来。

”池震,我要上去,去换人质“陆离转过头看向背后塌了一半的高楼,他看不清但知道池震在某个地方和狙击手一起,他能看到自己他会保护自己。 ”抓准时机啊,保护我“陆离看向哪个确定的狙击点露出了一丝笑意然后洒脱的转身扯断对讲机的耳麦高举起双手

“我是桦城刑侦局副局长,我叫陆离。这是我的配枪”陆离把枪扔在地上一步一步向着人质所在的方向走过去。

“操你他妈找死啊”池震茫然的听着耳机被损坏后的杂音他没来得及骂出声没吼他跟他说你疯了么你去能干什么一切就已经发生了,他在望远镜里看到陆离出现在楼梯口,被绑匪拿枪指着眉心却无能为力。

剧烈的枪响在陆离耳边炸开,他又看见鲜血流到自己脚下他冲上去抱住被吓到说不出话的小女孩。

“It’s ok,daddy's here. Don't be afraid,Don't be afraid.”陆离惊恐的抱住小女孩,开枪的一瞬间他分明看到是一诺,被绑匪拿枪指着的是他的宝贝一诺,就在他要不顾一切的扑上去的一瞬间也让精神高度紧张的绑匪移动了位置最终被狙击手一枪打穿了颈椎。

“OK,baby,daddy's here.”陆离把小女孩抱在怀里反复确认着小女孩的伤势冲着冲上来的警员大吼“愣着干嘛啊,救护车啊。”

池震指挥着剩下的人收拾现场混乱的一切,看着陆离和小女孩一起被带上救护车,耳朵里仿佛还能听到那徒劳的杂音。

“池哥你跟哪呢?”鸡蛋仔第三遍打池震的电话他才接接起来,“楼后,跟老高检查一下现场”

“池哥你快回来看看吧”郑世杰的声音有点发虚,好歹也是几年的刑警了池震实在想不到什么情况能让他慌成这个样子。

池震跑回车边,看到陆离坐在石阶上抱着刚被救下的小女孩不撒手也不说话,医生也没办法检查只能僵持在原地。

“陆离,陆局?”池震走去拍了拍陆离却没得到回应。

“不好意思啊,我们陆局精神有点紧张”池震跟现场的医护人员鞠躬道歉眼底尽是温柔和无奈。“抱歉,让我们单独谈谈?”

“陆离,你看看我,一诺和妈在老家,你还记得么?上周你送她们回去的。一诺放暑假了妈带她回去看看过完这个月就回来,”池震脱下外套披在陆离身上熟悉的温暖的气味包裹住陆离高度紧张过后冰凉的身体。

“离,你看这个小女孩被你吓到了,你放松一点。”陆离茫然的抬起头看看池震又看看小女孩被吓到一样猛地松开双手,于是小女孩稳稳的落在池震怀里,被池震抱给了医生。

“一诺呢?,池震一诺刚刚还在这的”陆离跌跌撞撞的跑向池震红着眼圈看着嘴里念叨着。

“一诺跟妈在一起,在姑姑家要不要打个电话?”池震很少看到这样的陆离彻底的暴露出自己的软弱。

陆离抓了抓头发,似乎终于冷静下来把整张脸埋在池震怀里无力的叹息。

“陆离,人质成功被救了,孩子没什么问题和母亲送到同一家医院了,你去车上等我一下我们回家休息。”池震四下看了大家都在忙没人注意这边的小角落,捧起陆离的脸亲了亲。

“池震,对不起啊我是不是又闯祸了”陆离像是做错了事的小动物蜷缩在副驾驶一点点蹭着靠近池震。

“没有,大英雄今天又拯救了一个家庭,抓到了一个罪犯。”池震揉了揉陆离软趴趴的头发发动了车子“走吧,结案了陆局,昨天是不是没睡好啊,走啦回家睡觉。睡醒记得给一诺打电话啊昨天的故事还没讲完”池震扭头看陆离已经靠在车窗上睡着了,呼气平稳悠长。

 

 

感谢你看到这里

 

有一些交代不清楚,陆离不愿意吃药是因为突然在一些场合开始找不到合适的情绪,这个属于精神类药物的副作用所以开始抗拒吃药。

每个人都值得。

 


08 Jan 2019
 
评论
 
热度(16)
© 致你喜欢的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