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标济南#努力当个有趣的灵魂#爱自己#
#抽烟酗酒烫头#
#为了喜欢的人,要变得更优秀#
 
 

还是那个关于恋爱的小故事

CP  12M /散陆散  

夹在七月和八月中间的一个故事,衔接上文的一段应该是新年和一些细碎的日常(还没写完)。总之是打乱故事顺序先写了这一段。反正本来就堆积脑洞,不要在意这么多了。

 

春天慢慢过去,开始了无尽的夏日。

6月底熬过了最后一周的工作,录完了这个月份的视频12回到了久违的学校,虽说只是小住几天也是跟同宿舍的兄弟们夜夜喝酒扯淡到天亮的,也就这么三天的时间没有跟任何人联系,也包括mike。中途只在微博发了一句兄弟们,有缘江湖再见。配图是散落一地的啤酒瓶和宿舍的水泥地板。
   毕业典礼当12几乎是睡到了最后一秒才起床,匆忙的收拾了自己赶去了礼堂。
   表面上一脸淡然的站在台上等待着四年来一直看不惯的校长一个一个的握手,眼神却在会场里放肆的游荡着。一直到瞟到坐在原本是留给家长的座位上的那个少年,穿着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白衬衫,金黄色的头发似乎比之前长了很多,不对啊这小子怎么知道的?一会得好好问问。不过真好啊 ,这种场合还能有个人来看自己,12这样想着。
    结束了之后不出意外的看见mike拿着一束紫阳花现在礼堂门口。
  “呃……恭喜啊 ,以后就成为社会人了”mike拿着花递给12一小把包的还特好看。
“哥又不是妹子送什么花啊 ,”12挠了挠头,“不过麦扣啊,还是谢谢你了 。”12那天还特意穿了一身比较正经的西装拿着一把这么少女的花,还真是违和啊。不过又有谁会在意呢…

“值得纪念的日子嘛 ,也想不到送什么别的。”

“麦扣老爷第一次送我礼物呢 怎么也得好好收着啊。”12把花拎在手里,领着MIKE在校园里闲逛。

“麦扣我给你说,就这个破楼,离宿舍那么远害得我每天早起10分钟就为了走过去上课。”“这个!就是这个食堂,老板特别触的。”“麦扣我跟C哥去那个啥啥啥开荒,你来不来?”12就这么一句一句的说着走在前面。

“不对啊麦扣今天周四你不上课么?”

“恩?逃了啊。”mike一路跟在12身后,想像12在大学这几年的日常,不觉间又变成了并肩。

“现在高中生都这么触啊”12看着麦扣伸手揉了一把他的脑袋,然而12也不知道为啥这么做。

“喂12,这么多人呢。”mike轻轻甩开12得手,却也并没有对被摸头的事表现出厌恶

“啊果咩,果咩。麦扣,走啊大老远来了哥请你吃饭。”     

不过是一般的食堂志趣相同的两个年轻人也是聊的天南海北。 

“麦扣我给你说那个小黑弄了几个特别好玩的MOD有个那个什么太空踏板,那天把子哥玩了一整天。”说着12又夹了一筷子肉给mike.“麦扣你多吃点,长身体嘛,嘿嘿嘿。”

“不用12 ,我吃不了 。”mike低头吃饭,偶尔看看12讲的眉飞色舞,想象着一群人热热闹闹的一起玩游戏的样子,更重要的是能和12一起。“唉,好了好了,我真吃不了。”

“对了还有一个,传送枪MOD,从这边开个洞再从另一边开个洞就能传过去,特别牛逼。我那天跟大pi玩了好长时间,哎其实这个事也不怪我,谁让pi的ID这么短呢。嘿嘿”

“那个是出自V社的游戏,叫传送门,你可以试试挺好玩的,还能联机。”

“哦,是吗? 那麦扣啊,你上学忙不忙啊?”12吃着饭突然又问了起来

“恩?还行吧,怎么了?”(mike迷?)

“也没什么大事,服务器嘛总是人多热闹的,有空就一起呗”12犹豫了一下,还是拿了服务器当借口。练习了这么多遍真正面对面的时候还是没能说出‘我想和你一起玩游戏这句话’。

“哦 ,我也快高三了,有时间联系你把。”不只是拒绝还是同意的话,就像是一根潮湿的火柴怎么都点不着,也不敢追问下去。

下午12送mike回学校,一路上也只是聊了日常没有提起这句话到底是同意还是拒绝。

晚上是大人们的例行聚会,散人也因为假期回国来跟夫人见面难得参加了线下活动,一票人在吃过晚饭后KTV里又喝了个通宵,魔王和人兽不用说就一路霸占着话筒,开始还坐在夫人身边做忠犬的散人在喝到起飞以后也加入了争夺话筒的行列。

夫人全程都在,“散人你能不能不喝了”,“哎呀我的妈呀你这个人,等会没人送你回去啊”。一群单身狗都表示收到了极大的伤害。

而12 在开心之余却是纠结不断“卧槽老陆你说这个事到底怎么办,”12闷了一口。

“我怎么知道你咋整,散人你再喝今天就睡门口。” 夫人闷一杯。又扭头制止了散人接下人兽递过来的酒杯的行为。

“你说怎么就我试了这么多遍遇上真人就萎了呢。” 12又闷一杯

“谁知道你啊,MIKE这人就那样你好好跟他说不就得了,平时一起玩这不挺好的。再说了你看看你毕业这我就提了一句人就亲自去了,这不是对你有意思这是啥。”

12觉得夫人说的也不是没道理。他那会觉得自己大概长到这么大要说为了什么事这么上心,除了录视频也就是为了MIKE 了。

最后那个晚上的谈心局儿在天快亮的时候结束在魔兽喝大了的嘶吼里。在被人兽强行塞上出租车后夫人千万嘱咐俩人注意安全却被在场几个人同时喊着,弗拉格可不能乱立啊。

12随后也打到了车迅速结束了三千瓦电灯泡被动技能,留下小别半年终于得到独处机会的俩人。没打到车也就索性往夫人的住处步行着。

散人牵着陆夫人的手走在没半个人影的步行街上前后差着不到一步。散人这会乖乖的走在前面比乐乐还听话一百倍。

“散人啊,你说12疯你跟着他几个喝啥呢。”清晨的步行街,自然是没有半个人影的。两个人也就大方的牵着手。晨雾还没完全散去,温度里还带着一丝凉意。

“不是想认识你的朋友么。”盯着眼前那个紫色的后脑勺,头发比上次见面长了一点,大概是中途剪过后来又长起来了。散人往后退了一步,额头蹭了蹭夫人贴着脖子的发梢语气里带着点委屈。

“行了下回不许这样,喝这么多酒,谁上回说觉得年纪大了手速慢的。”夫人觉得自己心底那个软软的地方被硬生生的戳了一下,有点疼又酸酸的,稀里糊涂的开始交往到现在总共没在一起待几天,两个人发展着各自的朋友圈子,这些线下也能聚会的朋友以后开始多互相接触吧。。。。似乎有点羡慕12现在的状态呢。

“夫人呀,以后就住在一起吧。”散人把紫头发的青年拉到路旁,迎着太阳升起的光亲吻着久违的爱人。

人兽喊他太太的时候,12隔三差五的喊着老陆啊你帮我个忙吧,在YY里听他和朋友们一起打游戏的时候,隔着电话听他说着各种日常的琐事的时候,心里都嫉妒的要疯了。现在终于,终于把这个人握在手里了。

 

新年快乐 谢谢你看到这里 ,跨年的时候我在台北和我的小姐姐一起看烟花迎来了新的一年,你呢?

 

 

 

 

 

 

 


06 Jan 2016
 
评论
 
热度(9)
© 致你喜欢的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