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标济南#努力当个有趣的灵魂#爱自己#
#抽烟酗酒烫头#
#为了喜欢的人,要变得更优秀#
 
 

【盾冬】I thought I'd never see u (1-2)

纪翌:

1.


很多年后,Steve仍常常回忆起,James Buchana Barns中士站在小伙子们中看着他的样子。Bucky的脸上挂着几道擦痕,头发纷乱地向后翘着,上衣的领子随意地翻着,向身后的美国大兵们喊,嘿,让我们为美国队长喝彩!士兵们欢呼起来,Steve扭头看着他,Bucky挑起眉毛,狡黠地冲Steve笑了一下。


时间过去的越久远,士兵们的欢呼声便渐渐模糊起来,像一张在角落放了太久的老唱片,只听见空气中黯哑的沙沙声。唯独Bucky的脸,渐渐清晰起来,连两腮细细碎碎冒出的胡茬都越发的鲜活起来,Bucky的眼睛透出亮光来,清亮亮的笑声仿佛对他说,嘿,兄弟,这是你应得的。


Steve见过很多次这样的Bucky,Bucky不喜欢别人看轻Steve,无论他是个五英尺四英寸的小个子,还是那个六英尺二英寸用胸肌就能让女人窒息的美国队长。有次Bucky搂着一个金发随军护士从酒吧往外走的时候,听见三个对着墙角尿尿的大兵把Steve形容成“每天往胸肌里充气的只会唱歌跳舞的婊子”,Bucky脸上露出一股子年少气盛的厌恶。他松开手臂里揽着的姑娘,走到他们旁边,解开腰带,抖了抖他的家伙高傲地说,“美国队长可比你们强多了,两个连女人都满足不了的蠢货”。


后来他们当然打起来了,踩着高跟鞋的金发大妞花容失色,远远地站在一边跺着脚尖叫,一群醉醺醺的大兵便围过来,嘻嘻哈哈地站在旁边指指点点。最后还是闻讯而来的Steve把Bucky从人堆里拖了出来,三个大兵被揍的不轻——其中一个掉了一颗牙,Bucky的脸上挂了点彩,工整的军装上滚上了不少泥土。喝醉酒后的士兵干架是常有的事儿,围观的人们见没什么乐子可寻,纷纷散了,连金发大妞也不知被哪个见缝插针的小伙子带走了,Steve把Bucky扶回了他的帐篷。


打架时集聚起的肾上腺素渐渐消褪,酒精带来的困倦感渐渐占据了上风,Bucky扒掉了自己脏兮兮的军装,盘着腿歪在Steve的行军床上,眼皮一张一合,开始迷迷糊糊地打瞌睡。


Steve抓起一条毛巾蘸了蘸脸盆里的水,想要处理Bucky头上的伤口,冰凉的毛巾碰到伤口引发丝丝拉拉的疼痛感,酒精稀释了中士的耐受力,Bucky咕哝了两声,英俊的五官挤到了一起,推开了Steve手里的毛巾。Steve无奈地盯着Bucky瞅了一会儿,突然自己忍不住笑了。Steve说,“知道了,知道了,我再晚到一会儿你就打赢了”。


Bucky被Steve逗乐了,傻笑了两声,又突然忧伤起来,Bucky说,“你现在喝酒也喝不醉了,真没劲”,仿佛这件事困扰了他很久。但很快,Bucky郑重起来,咕哝道,“但是你找到了我”。他想了想,补充道,“你从九头蛇那里救了我,Steve,你不光救了我,你救了很多人。这一切都是你应得的,兄弟,人们应该尊重你。”


Bucky停顿了一下,突然得意洋洋了起来,用力支起因酒精而沉重的眼皮,眯缝着眼说,“而我早就知道,我们在布鲁克林的时候我就知道。”


“Steve,你是我最好的朋友”,Bucky高兴地做了结语,满意地闭上眼睛,跌到Steve整齐的行军床上去。


Steve没有打断他因醉酒而情绪百转千回的搭档,他手里拿着那块被Bucky嫌弃的白毛巾, 微笑着盯着Bucky。他的搭档睡的很沉静,漂亮的脸孔只有鼻翼随着呼吸微微起伏着,闪亮的军牌耷拉在结实的胸膛上,双腿大喇喇地歪向了一遍。


Bucky Barns是参与了Steve Rogers两段人生的人。因为Bucky ,Steve的作为Steve Rogers的人生和作为美国队长的人生有了一个共同的连接点,而他并不需要丢弃那段140磅的历史去证明这个220磅的身躯的价值。因为Bucky知道Steve从未变过。


于是,最后,Steve大力地揉了揉Bucky的头发,说,我总会找到你,兄弟。


Steve觉得这是漫长的人生跟他开的一个玩笑,他像一张泛黄的拼图,被七十年前的硝烟遗忘而留到了今天,从他一个人奔跑在纽约的大街上开始,Steve开始试图建立对于这个截然不同的世界的认知。然而正当他试图把七十年的岁月拼起来的时候,他却突然想起,Bucky已经死了,他注定丢失了拼图中最重要的一块。


直到他遇到了冬兵。


2.


神盾局一役后,Steve和Sam一直忙着寻找Bucky。Steve觉得他跟Bucky相见,是一件像人肚子饿了就会找饭吃一样自然而然地不容置疑地事情,每天奔走在九头蛇废弃了很久的安全屋和发现的新据点。Steve没有思考过这场期待已久的相逢会不会发生,他只是在猜测什么时候会发生。


晚上睡觉的时候,Steve常常躺在床上整理那些也许能帮助Bucky找回记忆的回忆,偶尔他想起注射血清之后的某场舞会,路过的姑娘向自己飞吻时Bucky吃瘪的表情,还忍不住哑然失笑。他归类了滑稽的回忆、煽情的回忆、极富Bucky个人特色的回忆和两人之间别人不知道的小秘密,打算找到Bucky时一股脑地讲给他听,但是当他最终在史密斯博物馆又一次看见Bucky的时候,张了张嘴,两个几乎只有气流没有声音的音节飘进了空气中。


Steve站在Bucky的背后一侧,他的兄弟的长发老老实实地收进了棒球帽里,两颊有细细的胡茬冒出来,盯着电子屏幕上那个长的和自己一模一样的男人和曾经被自己痛揍的男人搭着肩说说笑笑,眉头拧在一起。


Steve突然觉得很平静,仿佛一场因挂科而没有拿到毕业证的考试,在七十年后突然发现当年少算了几分,还补发了毕业证明。Steve有一种完成了人生中无比重要的一件事情的如释重负,这种强烈的百感交集导致了一场激情澎湃的急性失语症的发作。


急性失语症延续到了整段影片循环播放完了三遍,Bucky好像并没有看见Steve,压了压帽檐,表情看不出什么情绪变化,在原地犹豫了一会儿,准备离开。也许仍旧是失语症作祟,Steve没有说话,他站起来,跟着Bucky向外走去。


当Steve跟在Bucky身后的时候想,也许就这样一直走下去也不错。B像一个周末上街走走消遣时光的上班族一样穿着方格衬衫和皮夹克,穿过熙熙攘攘的人流,仿佛就这样走着就能走回七十年前去。Steve想起Bucky参军之前,每次被堵在墙角挨打时,Bucky总像这样穿着棉布衬衫冲进来把按住Steve的人掀翻,有时Steve被揍的眼皮肿成了一条缝,Bucky的身影便模糊起来,一股干净的、温暖的、在太阳下晒了很久的味道飘进了Steve的鼻子里。


然而Steve忘记了Bucky作为冬日战士的察觉力,罗大盾复杂的心理感受仅仅走了三十多米就被破坏了剧情。那时他们路过一个仅有一米宽的小巷子,Bucky转过了一个拐角,Steve跟在Bucky身后大约20米,正要跟过拐角的时候刚刚探出上半身就被一只金属手臂扼住了脖子,Steve试图掰开合拢在脖子上的手指,熟悉的感觉,强壮而有力。


金属手臂的主人从拐角后出现在了Steve的视野里,眼睛冰冷严峻,四周的气温也迅速下滑了几度,手上的力道明明白白地传达着“我不高兴”,像荒原上流浪多日以抛尸为食的小兽一般,静默地用嗓子发出呼噜呼噜的声音。


他们迅速地认出了彼此。Bucky松开了手,退后了几步,突然冒出些惶恐而又迷惑的神态来,一贯以杀戮为目标而高速运转的大脑突然遇到了不能识别和处理的目标,而短暂地发生了当机。


然后,Bucky转身跑了。


Bucky……Winter Soldier……逃跑了。Steve内心百感交集。(UP:我也内心百感交集。)


Bucky逃跑地很慌张,因慌张而显出些狼狈的神色来。巷子难走,中途被地上的杂物绊地踉跄了几下,Bucky恼怒地撑在旁边的墙壁上,维持身体的平衡,一掌下去落下几块碎砖,随后闷头拔足狂奔,全然没有几个月前闹市区扛着一把火箭筒炸翻了Fury的雪佛兰的风采。


“Bucky!”Steve一面喊着,一面追在Bucky身后。


Bucky落荒而逃中的几次失神,让Steve后来居上,用手抓住他的肩膀。Bucky的肌肉记忆迅速做出了响应,反手扣住Steve的关节,卸掉Steve的力道,手臂一扯把Steve向一侧的墙壁摔去。


几个回合下来,Steve完全没有动手的意愿,很快落了下风,被Bucky压制着按在墙上,呼呼地喘着粗气,脸上却一副很高兴的样子,轻松地跟Bucky打招呼,“嘿,Bucky,你最近过的怎么样?”


然而Bucky看上去却更加手足无措,他推挤着Steve,眼神却像其他地方飘去,仿佛Steve的脸上有什么不可直视之处,一停留就会对他造成莫大的伤害。


半饷,Bucky沉闷地说,“你要是再跟着,我就揍你。”


Steve听见Bucky的话,更加高兴了,咧着嘴笑了起来。转了转身子,试着从Bucky的钳制中解脱出来,Bucky的手臂上加了力道,眼睛微微地眯了眯,多了些警告的意味。


Steve说,“没关系,Bucky,我不会跟你打的。而且我找你不是因为要强迫你呆在我想要你在的地方。你想去哪儿就去哪儿。但是你不能阻止我去找你,就像我不会阻止你去任何你想去的地方。”


“我总会找到你的,兄弟。”


Steve想,七十年前也是这样,虽然Bucky经常对他执着于参军而不满,他说服他,他唠叨他,但Bucky其实从未阻止过他做任何事情,从他编造身份试图混过体检,到他带着他穿过枪林弹雨。


Steve金色的头发在阳光下细细碎碎地反着光,发梢溢出一两滴汗水。美国队长天生长了一张认真诚恳的面孔,然而没人知道Bucky是怎样处理了这段话的信息,Bucky的神色依旧没有什么改变,他只是松开了Steve走了。


Steve揉了揉手臂,跟了上去。


这次Steve没有再挨揍。





14 Jun 2016
 
评论
 
热度(302)
  1. High纪翌 转载了此文字
© 致你喜欢的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