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标济南#努力当个有趣的灵魂#爱自己#
#抽烟酗酒烫头#
#为了喜欢的人,要变得更优秀#
 
 

【瓶邪】【启副】眼前人

时间线大概在十年之约后重启前 

张启山X张日山

张起灵X吴邪

铁三角日常

————————————————————————————

春去秋来一年又年日子过得简简单单。

打长白山回来第二年冬天居委会通知胖子的铺子要换防水死活让回一趟北京,这已经十一月初了一来二去怎么也得过完年再回来。胖子跟小哥父母早逝的亲兄弟人设屹立不倒带人回杭州过年问题不大,吴邪想了想卤煮、炸酱面、涮羊肉也就没什么意见了。张起灵一直对这类行程不发表意见,没了张家最大的威胁,平日里除了发呆就是去山涧里转转偶尔给吴邪和胖子带点野味回来。张起灵本不是个和世界联系紧密的人,听吴邪他们讲讲世间种种也生出了为了吴邪融入生活的念头对于回城过年自然也就点头了。

 

回了北京每个人都在忙着自己的历史遗留问题,吴邪也隔三差五的得去穷奇公司开会露个面,一回来就抱怨资本主义害死人听了一天大会还得看张日山脸色,他老子就是个外家家主,老子可是族长夫人!族长啊!凭什么看他脸色呸什么夫人。十成十的抱怨换来小哥一句辛苦了接过吴邪的外套给人塞了满口橘子,虽说还是没什么表情眼神里带着却笑意。

张启山带着三斤羊肉两瓶白酒敲开胖子铺子的大门的时候屋里歪在张起灵身上刺激战场的吴邪一下子从沙发上跳了起来差点跪在地上,手机掉在地上耳机里传来队友的谩骂“佛..佛爷您怎么来了?”说话间被小哥按下手腕,起身将吴邪护在身后。这个姿势在斗里通常是放心我来的意思,用在这实在有些郑重。

“张某见过族长。”张启山微微颔首向小哥打了招呼,两个人都已过百岁一个又活回了中年意气风发逐渐学着适应这个已不属于自己的时代,一个脱去了命运的枷锁逐渐沾染上人世间的烟火气,一切皆因有爱有家。

小哥看了张启山一眼点了点头算是打过招呼,也没说话示意张启山坐下。倒是吴邪紧张兮兮的有是泡茶又是倒水。

“天真你和小哥一会把瓜切了白菜收拾一下,后院有隔壁老李给的木炭厨房里有铜炉。胖爷我去买羊肉晚上吃涮肉,我给大花和瞎子发消息了.......呦呵佛爷您来了会长没一起?这是找我们小哥?。”胖子托着一个西瓜另一只手托着白菜从厨房转进铺子,看见张启山手上的羊肉和酒瞪大了眼睛“这来的好不如来的巧啊,佛爷您瞧我们哥仨这准备了白菜正准备吃涮肉呢您坐下一块吃?”

张启山没说话递过手里的东西给吴邪“我差小解今晚请小山吃饭帮我拖住小山,来不了的。”

“佛爷,您上年纪了不懂,以我胖爷多年的经验这有事瞒着夫人可不是好事啊,”胖子说罢看了小哥一眼也不知是暗示什么“得你们张家的事你们自己处里我去收拾炉子,吴邪你来不来。”

“吴邪不去,他也是张家人”小哥似乎察觉到胖子话里带了指责自己的意思急忙补充到“我家的。”

张启山的年岁虽没小哥大确是经历了人世间种种都清清楚楚的记得着总把自己摆在老年人的位置上看着这几个孩子带着族长每日上蹿下跳没个样子却也轻松自在。想到张日山年幼时也是活奔乱跳的孩子,跟自己出了东北老家越来越沉默紧张独自熬过几十个孤寂的寒冬以后更是话都不怎么说了,就想着多带小山跟年轻人接触接触也能活泼些。那些个规矩家训都有个什么用处无非是无端的束缚罢了。

 

十二月底北京已是深冬了下午五点多天就快黑了不是节假日铺子也没人光顾,吴邪干脆早早关了门。张启山和张起灵这两个张家遗老黑面神一样在厅里坐着喝茶,也没人敢往屋里进啊。

“小哥,我去厨房给胖子帮帮忙,有什么事跟佛爷好好讲记住了啊,”吴邪放下手机站在沙发前呼噜了一把小哥的头发。

“恩,不许打架。”小哥把沉在沙发里方便吴邪靠着的身体挺直了郑重的接了后面一句。吴邪很多时候都把小哥当成了不太懂事的孩子生活里事事叮嘱,九级生活残障说起来是开玩笑吴邪却严格执行这照顾生活起居那一套。张起灵很多次想告诉吴邪自己只是失忆不是失智,不用这么担心转念一想那不过是吴邪表达关心的方式罢了。

 

吴邪离开以后,客厅里沉默了许多。张启山一边回着张日山的微信细心叮嘱跟小辈就不要喝酒了,饭前先喝点汤一样一样像是当年自己不方便出面的饭局小副官替自己去挡一样,心里又痒又甜。小哥看着张启山的模样不明就里

“咳”张起灵清了清嗓子“我若跟着吴邪喊,还要叫你一声佛爷,百年了早没什么家族一说有什么事你但说无妨。”沉默许久,张起灵决定拿出族长的样子打破沉默。话音还没落胖子就端着两盘羊肉从厨房出来了“小哥,来帮忙端一下锅,饭得了!我可去他隔壁家老李头吧这木柴晒了三天还是潮呛死老子了”

“佛爷来这个桌子咱俩弄一下,这样人多做不开”负责充当家长角色的胖子指挥着所有人,管他活了几百年几千年耽误了涮羊肉就都是王八蛋。“对了瞎子说不来了啊,辅导孩子期末考试 苏万学医学命苦啊,你说这两口子带孩子一天天的回回期末考试比高考还紧张。”

一顿饭吃下来,吴邪和胖子负责使劲吃,使劲喝,反正有小哥这个族长在这能有什么顾及。

吃到差不多的时候,张启山放下筷子端起眼前一整顿饭都没动的酒杯,示意敬小哥。小哥端起吴邪的酒杯举起来抿了一口。喝下这杯酒张启山起身退了几步径直跪在了张起灵面前,惊得吴邪和胖子吓掉了筷子。

“在下,棋盘张现任家主张启山,有一事相求望族长成全。”张启山直挺的背挺拔而坚韧。“本家后辈张日山自小与我情投意合,追随我从东北到长沙,战乱时护我毫发未伤,和平年间守护九门基业功不可没。百年来战火纷飞当以国家为重没能给小山一个名份,时至今日请求族长以张家族规为我二人证婚。后辈不孝不能为张家开枝散叶,甘愿受罚,一切只求圆小山百年来的夙愿,我二人能相伴余生。”一席话说的不卑不亢,说是请求语气里却是打不倒的坚定。

张起灵不知道这种情况该如何反应下意识的看向吴邪,吴邪生灌了自己一杯酒然后拍着小哥的大腿喊“小哥快,答应啊。这种时候愣什么神。”又慌忙准备起身去扶张启山起来“来来来佛爷您请起,这事我们小哥应下了,快您快起来这让我奶奶知道了不得打断我的腿啊。”吴邪听过奶奶讲张副官的事,一个人守着佛爷留下的“九门就交给你了,守好古潼京”就凭这么几句话,拖着一具不老不死的身体和那份与生俱来的爱慕和仰望生生熬过了几十年,十几年啊,自己这么追随和等待小哥不过十年,这份心情又有什么不同呢。

张起灵似乎还在思考着‘情投意合’‘名份’‘证婚’这些虚无缥缈的词汇看看吴邪又看看张启山。

“早就没有张家了,珍惜眼前人,好好生活”说完又握了握吴邪的手。他是想说,早就没有什么张家了,那些不是实在的东西都不要在意了,珍惜眼前人最重要,至于最后一句好好生活是最近跟吴邪学的,好好生活好好过日子。在座的人都懂也就谁都没多说话。

“多谢族长成全”张启山起身坐回椅子上又喝了两杯。没多坐辞过要送送的几个人独自出门往回走了,打车到饭店门口接张日山‘下班’。

“佛爷,您来啦。”张日山辞别了解雨臣往停车场走去,远远地看见张启山靠在车边抽烟语气一下子愉快起来小跑了几步到人身边。硬拿了一整晚的张会长的架子看见佛爷一下子变回了小副官的样子软趴趴的跟佛爷撒娇。

“夫人辛苦了,来接夫人下班,是应该的。”把人搂到怀里拍了拍背,族长说得对啊珍惜眼前人比什么都重要。两个人都是活在旧世纪的人,张启山要遵老规矩喊夫人,认佛爷就是真理说什么都是对的小副官自然不会反驳,只是每次听见这声夫人脸都烧的通红低着头眼角却是藏不住的笑意。

张日山还是学不会主动回应什么,只踮起脚尖亲了亲佛爷的脸颊又飞速的低下了头。张启山拉开车门把自己的小副官推进车里走向驾驶座。

“走吧,回家了。”

“哎。”

 

蚂蚁竞走了十年了,我竟然还在搞瓶邪,盗墓笔记什么时候能放过我呢?


一开始只是睡前脑子里飘过的小片段,铁三角胡闹日常太好写了没想到能写这么多,感谢看完,前面的故事佛爷怎么回来的有机会都独立成文。

这些人和故事在我脑子里太多太多年,我给了他们场景和事件一切内容都仿佛自然发生的一样。

感谢这个时间观里的每一个角色,也感谢看到这里的你们。

另外问一句有没有搞启副的群一起掉头一起流泪

想要评论。真诚


24 Aug 2018
 
评论(21)
 
热度(116)
© 致你喜欢的我 | Powered by LOFTER